<button id="s7ftq"><object id="s7ftq"></object></button>

      1. <rp id="s7ftq"><object id="s7ftq"><blockquote id="s7ftq"></blockquote></object></rp>
        <rp id="s7ftq"><acronym id="s7ftq"><input id="s7ftq"></input></acronym></rp>
        <rp id="s7ftq"><object id="s7ftq"></object></rp> <rp id="s7ftq"><object id="s7ftq"><blockquote id="s7ftq"></blockquote></object></rp>
      2. <tbody id="s7ftq"></tbody><dd id="s7ftq"></dd>

      3. <dd id="s7ftq"></dd>

        短篇小说:我在钓一段失去的岁月

        编辑:意空间    日期:2017-04-27       主编 QQ:172108624

        层层叠叠的花朵,染成一片迷蒙,仿佛寂寞的烟花,在碧水蓝天点燃。

        师父的每次出场,不知为何,都让人感到孤独,即使一身繁华,浩浩汤汤。

        “今天是你褪凡身入仙班的日子,师父来……给你壮个胆。”

        短篇小说:我在钓一段失去的岁月

        无寒轻笑,抖落沾满一身的花瓣,“翎姬师父今天怎么了,如此这般,倒是比徒弟还紧张。”

        “没什么,徒弟出师了嘛,师父高兴!”

        “不过三道摒天雷,摒凡之贪嗔痴,不足以惧。师父你待我入仙班,继续同你一道修炼,你便不会寂寞了。”

        无寒像往常一样去牵师父的手,可是师父却躲开了,瞳孔里还闪过一丝慌乱。

        “徒弟大了,再不是师父心目中的小孩童了。这段天南山的路,为师陪你一起走上去!”

        无寒看着师父绝美的容颜,点了点头。

        师父,你不知道无寒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十年。

        无寒,你不知道师父有多希望这一天能永远都不要来。

        野径无人,空山无语。两人无声地对视,仿佛深陷一个亘古繁华的梦,千年不醒。

        与以往不同,这一路上,师父一直默默地走在他的身后,每当他回过头时,看见的都是师父温暖的笑容,可就是这笑容,让无寒莫名地心慌,因为他从中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缥缈和幻灭。这种感觉是那么不真实可又……那么真实。

        天南山,人间通往三重天的唯一途径,每十年显一次真迹,凡人肉眼根本无法看到。想要得道成仙入天庭的也须得徒步登上这天南山巅经受住三道摒天雷,褪去凡人之躯后,才有资格上得了三重天宫。

        “第一次发现,高过天空的,不仅仅是鹰,还有天南山。”

        站在窄窄的山巅,无寒由衷地感叹。

        举目四望,头顶是一种人生,足下又是一种人生。

        “师父,前二十年是你一直陪着我,教我术法。接下来的千万年,让无寒来陪你,无论沧海桑田,此志不渝!”

        所以翎姬师父,无寒要选择有你的一生。

        “无寒,师父有你这句话……此生无憾……”

        千年的鹤影,随一声空灵的长鸣,在山巅栖落。三雷摇曳,如约而至。

        第一道雷,摒弃凡之贪念。

        “喂,这位俊俏公子,不知尊姓大名,家住何方,是否娶亲?”

        “姑娘有何事?”

        “本姑娘看上你了,正巧我们家什么都不缺,唯独缺个上门女婿。你看我这姿色,配你,绰绰有余了吧?”

        “姑娘,我乃仙人,此番下凡有要事在身,请姑娘莫要开玩笑了!”

        “仙人?那更是正好,实话告诉你,我娘是被贬下界的巫女,所以我也会仙术,你娶了我,咱们切磋切磋!”

        “姑娘,这……”

        “这什么这,走啦!”

        于是贪一念凡尘,放任缘起。

        翎姬师父?为何是翎姬师父的模样!为什么?这些突然出现在我脑海里的记忆如此真实?

        第二道雷,摒弃凡之嗔念。

        “卿和,我说了,以你的根骨,随我入仙道,不过区区几载之事。你又何必执迷不悟!”

        “你这个没心没肺的,神仙又不能谈情说爱,你还不如跟我在凡世浪迹江湖,逍遥快活呢!阿离,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休得胡言!我断不可能入这十丈红尘。你是成仙也好,继续做你的凡人也罢,都与我再无干系!”

        “别啊,我修炼、我修炼还不行嘛!”

        于是嗔一己私欲,铸成因果。

        呵呵,圣离,你劝她成仙,难道就没存半点私念?

        第三道雷,摒弃凡之痴念。

        “圣离殿下,卿和仙子,你们贪恋十丈红尘的情爱,已违反了天规。佛祖罚殿下即刻前往天外天面壁思过百年。至于卿和仙子,打入天道轮回,永世不可再为仙!”

        “且慢,圣离愿代卿和仙子入这轮回之中。卿和成仙尚不过三载,圣离愿将自己的功德修行悉数赠与她,我佛慈悲,圣离自愿去领略凡人生老病死,喜怒哀乐等无常。请佛祖恩准!”

        “不行!圣离,你不能这么做!你这样做我会恨你一辈子的!你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佛祖你不要听他的,卿和愿意受罚!”

        “南无阿弥佗佛。一方一净土,你且去便是!”

        “谢佛祖!”

        “卿和,我从未后悔认识你,与你相恋。你本性善良,根骨极佳,若以后的日子勤加修炼,定能成佛,等你成佛了,别忘了,替我去看一看三十三重天的样子,那是我曾经的一个遥不可及的愿望……”

        “不!!圣离!……”

        最后痴一段情往,却道参不透禅机。

        三雷已过,天庭里的梵音响起,点亮了黑暗中的心灵。

        “圣离殿下,欢迎重返天庭!”

        两生两世,所有的记忆都重拾。

        翎姬师父,原来你我的缘分前世就已注定。

        “卿和,我是圣离!卿和,我都记起来了!”

        无寒捏诀飞到翎姬面前,整个天南山都能感觉到他那无法抑制的惊天地的喜悦。

        此时此刻,他只想拥他的卿和入怀。

        可是,伸手,却是一片空……人还在,笑还在,他分明看得到她,为何,却触不到她?

        “卿和,你莫要再跟我开玩笑了!”

        “终于……有人唤我卿和了。圣离,你终于回来了……”

        卿和笑中含泪,“其实,这二十年……是我奢来的。当年你纵身跃入六道轮回后,佛祖告诉我,那是你的劫,你命中只此一劫,待你渡劫成功,便功德圆满。www.mp3diyari.net,而我天命并不属于三重天之上,终究还是要回归肉体凡身。但我不愿再历经世世轮回,更不愿忘记你,所以要那凡人之身又有何用,于是我就向佛祖讨了二十年的时间了前世的因果情缘,待你重返天庭之日,就是我,魂飞魄散灰飞烟灭之际。今日,便是二十年大限……”

        “你在说什么?!不可能!我还要陪你千千万万年呢,我们好不容易才在一起,你忘了吗,我想成仙,就是为了能和你在一起,你不要吓我好吗?”

        卿和苦笑,虚幻的人形如一道青霭,穿过了圣离的身体。

        良久,一山空寂。

        “现在你相信了吗?”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圣离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可是他知道,站在他面前的卿和真的只是一个幻影,一个没有心跳,没有呼吸的幻影。

        “我说过不会再让你再孤寂,我说过要陪你……可是,为什么你不等我,为什么偏偏是我重返天庭之日,为什

        么你不早说……”

        “圣离,其实何来陪不陪之说,你本就属于天宫,而我,始终不属于这里,多少次轮回,也注定是一样的结局。”

        “为什么你现在才告诉我这些……卿和,前一世,我没有听你的话,在仙途上执念太深。这一世,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你快回来,我们一起去浪迹江湖,好不好?”

        “就是说啊,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我当了二十几载的神仙就已经厌了……也倦了……”

        幻影的光越来越微弱,卿和的声音也越来越小。圣离想掐诀帮她恢复,可是末了他才反应过来,现在的卿和连人的躯壳都没有……

        “不要,不要,你告诉我怎样才能让你回来,卿和,你不要这么狠心……”

        “要说狠心,前一世你让我独守轮回盘,那才是真的狠心……你说的三十三重天,我至今没有上去过……圣离,答应我,一定要亲自上去看看。还有以后的日子若是难熬,就前去忘川,听闻忘川之水,能斩断情缘……”

        “不……卿和,我怎么可能忘了你!卿和,你等着,我去恳求佛祖……”

        “不用了,我已经没有时间了。圣离,听我说,认识你,与你相恋,也是我这一生最不后悔的一件事……”

        余音还在耳畔,漫天的花却已纷落。

        圣离双膝跪地,任泪水潸然满面。

        山空了。心也空了。他和卿和从此没有生离只有死别。是谁把相聚谱成一首离别的梵音,在心的岸边低吟……

        他不懂,为什么两世的苦痛都换不来一世的安稳。

        谁能告诉他,这到底是为什么?

        雪落的声音,如花,开放在万壑千山。

        圣离第一年来的时候,就震惊了,原来,三十三重天,也有冬季。

        “佛陀,卿和姑娘的魂灵已经有了意识。”

        “原来,都三百年了……”

        三百年前,佛祖告诉他,在他历劫的二十年里,卿和累积了很多功德。最后助他回归仙位,终于功德圆满。所以佛祖重聚了她的魂灵,安放在了三十三重天之上,等到三百年后,自会重塑回人形。

        圣离成佛之后,他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些美丽只属于一个人,就像有些花朵,只属于一个季节。但是,人只不过是大千世界里一粒微小的无色的尘土,一朵清晨绽放又在风中突然消失的无影的花,没有谁注定是谁的宿主,所以,一切,随缘即可。

        江无声,雪不语。

        “佛陀师父,你在钓什么?”

        圣离看着经历涅槃,空灵绝世的卿和,笑了笑:“我在钓一段失去的岁月。”

        “需不需要我帮忙啊?”

        圣离轻启薄唇,淡道:“佛曰:不可说。”

        微信添加 weiweiqi2014 关注微奇文摘,一张图,一哲理,每天一次的心灵之旅。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链接:http://www.mp3diyari.net/62934.html
        标签:     标题:短篇小说:我在钓一段失去的岁月
        上一篇:
        下一篇:
        一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