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s7ftq"><object id="s7ftq"></object></button>

      1. <rp id="s7ftq"><object id="s7ftq"><blockquote id="s7ftq"></blockquote></object></rp>
        <rp id="s7ftq"><acronym id="s7ftq"><input id="s7ftq"></input></acronym></rp>
        <rp id="s7ftq"><object id="s7ftq"></object></rp> <rp id="s7ftq"><object id="s7ftq"><blockquote id="s7ftq"></blockquote></object></rp>
      2. <tbody id="s7ftq"></tbody><dd id="s7ftq"></dd>

      3. <dd id="s7ftq"></dd>

        短篇小说:当年那个小女孩完成不了的梦,他替她完成

        编辑:意空间    日期:2017-04-27       主编 QQ:172108624

        我们生活的世界总是漫不经心的让深情之人遇见深情之事,讽刺如个笑话。“你是傻子吗!”这是顾安初见林离时说的第一句话,那一年两人同是十岁。

        刚刚放学的顾安被妈妈牵着手往家走,却在半路看到只穿了一件薄毛衣的林离蹲在路边抽泣。

        短篇小说:当年那个小女孩完成不了的梦,他替她完成

        那是正值北方凛冽的寒冬。任谁看到这样的林离都会觉得傻吧,但人群熙熙攘攘,没有人肯为她停留。

        除了顾安。

        顾安的话并没有让林离觉得讨厌,瘦小的林离迅速擦干眼泪站起来望着他,也只是望着他,不言不语。

        “你不觉得冷吗?”小小的少年见林离竟然不理自己,有些恼了,继而提高声音问她。

        奈何林离依旧呆呆地望着他。

        “好了,安安,咱们快回家”顾安的妈妈觉得寒风刺骨,裹了裹身上的羽绒服,催促着顾安。

        可顾安也怔怔地望着林离,忽略了她的催促。

        顾安突然拽过妈妈手里的书包,掏出早上没来得及拿出去的外套扔给林离,这才肯随妈妈回家。而顾安的妈妈只觉得自己的儿子很有爱心,自然不会在意他平白无故把一件新衣服给了陌生的小女孩。

        林离接住顾安扔过来的衣服,并没有穿在身上。只是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就足以让林离觉得周身的雪花都已融化,冬变成了夏。

        小孩子都是这样的,只要有人给一颗糖果,马上就会心花怒放。

        尤其是林离这样忧伤的孩子。

        后来林离发现她和顾安在同一所小学。

        “衣服还给你”

        “你会说话啊,我以为你是哑巴。”十岁的顾安总是装出一副酷酷的大人模样,气焰嚣张的很。

        可林离又选择了沉默,不愿多说一句话。

        “可是我不想要了。”顾转身离开。林离沉默的样子,让他觉得压抑。

        林离没有朋友,她就像一座孤岛,位于她周身海洋上的所有船只都不曾靠近。她也不在意孤零零地立于海中央。

        直到有一天,顾安对他说“我们做好朋友吧!”,依旧装成酷酷的大人模样,却难掩他的紧张。

        十年,第一次有人主动要求和她做朋友。

        “好”林离几乎没有犹豫。

        毕竟是小孩子,给颗糖果就能心花怒放。

        自那以后,林离比以前爱说话了,却也只对顾安说。

        后来顾安终于知道林离不爱说话的原因。

        林离把从不曾向别人提及的秘密告诉了顾安。

        林离的爸爸妈妈都是警察,却在一次执行任务是意外身亡,留下年仅五岁的她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在那之前从没照顾过她的爷爷奶奶让她觉得陌生,所以她做不到把有爷爷奶奶的地方称之为家。于是她总偷偷跑出去,就像那天顾安初见她时那样。

        林离对顾安说,她的妈妈曾对她说过:孩子就像蒲公英的种子,父母便是他们的土壤,种子越过千山万水扎根属于他们的土壤,却只为飞向更遥远的地方。

        林离不懂这句话的含义,她只知道,爸爸妈妈先离开了她,去往更加寒冷的远方。

        顾安也不能明白,只是林离说话的语气就足以让他感到悲伤。

        十岁的孩子而已,再坚强又能承受些什么呢?一提及父母,林离便嚎啕大哭,嘴里一直含糊不清地重复着“我想有个家”。

        别的孩子哭泣时都会有父母的安慰,可林离只能等到哭累了,也就停下来了。

        身旁的顾安手足无措,善良的顾安希望自己的好朋友能够快乐,他不知道怎么安慰面前泣不成声的小女孩。

        “等我长大了,我给你一个家。”顾安脱口而出。

        承诺吗?誓言吗?

        可林离和顾安都还太年少,甚至不能真正理解这个句子中“等”、“长大”和“家”的真正含义。

        但没有人愿意理解成童言无忌。

        顾安的话像是温暖的黎明,温柔的晚风,抚慰林离悲伤的情绪。

        林离停止哭泣,用哭红的双眼望向顾安,和初次加他时一样,没有任何言语。不同的是,此刻林离的眼神不再空洞,而是充满喜悦与希望,毫不掩饰内心的欢呼雀跃。

        她看见顾安也湿润了的眼睛像极了天上的星辰,微皱的眉毛也如此好看。林离想,这样的眉眼一点也不适合烦恼与泪流。

        被顾安围着转的林离好似被赋予了无限勇气,不再惧怕未来漫长的岁月,因为他说会给她一个家。

        会像有爸爸妈妈时一样快乐的家吗?

        林离不得而知,却满心欢喜,无比期待。

        语文老师要求完成的关于“梦想”的作文中,林离写到,她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警察。所有的同学都为林离不俗的文采和与生俱来的正义感鼓掌,没有人知道,这个梦想承载了一个孩子对父母全部的爱。

        只有顾安注意到朗读自己的作文时,林离微微颤抖的身体和几近哽咽的声音。

        顾安对林离说,她喜欢林离笑眼弯弯的样子,像极了天上弯弯的月亮。

        以至于后来好长一段时间里,身边人们都发觉林离原来是个爱笑的女孩。

        可一年后,顾安转学了。林离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甚至没有一句再见。

        林离又重新变回了一座孤岛。

        林离再次见到顾安是八年后。

        高三的生活总是枯燥乏味的,学霸一头扎进试卷里好像永远不会抬头,学渣则百无聊赖地看着学霸到底什么时候抬头。

        顾安是介于两者之间的人,成绩不算优异却也过得去。只是凭借出众的外表总能让老师上课时多留意,用能让正处在青春年华的女同学为之侧目,以至于情书满天飞,可顾安从来都不屑一顾。

        “同学们,这是咱们班里新转来的同学,大家欢迎她做自我介绍!”班主任在自习课走进教室。

        顾安并没有抬头,他向来对一切都漫不经心。

        越是这样的人,越是深情之人。

        “大家好,我叫林安顾”。底下的同学礼貌性地鼓掌,但纷乱的掌声还是掩盖不了小声点议论。

        “好别扭的名字,怎么和顾安的那么像?”

        “新同学原来是个胖子啊!”

        顾安瞬间抬起头来,为这个名字,我为了这个声音。随即又低下了头,真的很胖呢!

        林安顾在顾安抬头的瞬间便认出了他,她记得他好看的眉眼,即便八年未见,也还记的真切。

        只一眼,林安顾便不想移开落在顾安身上的视线,当年总是模仿大人模样的顾安,如今已这般英俊,成长为自在如风的少年。

        林安顾苦笑,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呢?当年那个瘦弱的自己,如今不也变成了150斤的大胖子吗!

        八年,将近人一生十分之一的岁月,恐怕被改变的不只是容颜。

        是的,林安顾就是林离。

        顾安没能认出林离,这是林离意料之中的,林离从没奢望顾安能从一个大胖子身上找到任何关于小时的回忆。

        只是失落的情绪充斥着整个心脏。

        她找到顾安八年,从顾安不辞而别开始便四处打听他的去向,但十八岁,独自坐着火车把十岁时打听到的地方寻个遍。

        披星戴月,风雨无阻。

        林离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发了等似的寻找顾安,也许只是想知道那年冬天,顾安承诺给她的家到底是什么模样。

        少女的心思如出一辙,林离也不例外。

        当老师问她想坐到什么位置时,她指了指顾安身旁的空座位。

        她慢慢走向那个座位,走向顾安。

        林离能察觉到随她一起的,还有无数双或羡慕,或嫉妒的眼睛

        “你好,同桌!”林离主动和顾安打招呼,因为她清楚地记得顾安不喜欢她沉默的样子。

        顾安转过头看向林离,面无表情也不言不语。

        林离并不生气,反而觉得有趣。她回想起十岁那年,她也是就这么望着顾安,不言不语。

        现在,该轮到顾安了。

        长大后的林离仿佛变了一个人,小时候沉默寡言的她无迹可寻。

        所以在新的班级中并没有显得格格不入,大家都会不约而同地叫她小胖子。

        她成了自己的英雄,策马扬鞭。

        只是四下无人时,依旧变回沉默的自己,难掩疲累。

        唯独顾安不愿与她多说一句话。

        林离觉得,大概好看的他不想和胖胖的自己说话。

        林离并没有因此心灰意冷,她利用身为顾安同桌的优势,固执地在他身旁讲笑话。

        顾安偶尔看向自己时,自己便会开心的笑,把眼睛笑成弯弯的月。他说过他喜欢的。

        有时顾安的嘴角也会不受控制地弯成好看的弧度。

        林离不喜欢了无生趣的冬季。

        窗外的学像极了少女的心事,密密麻麻,飘摇不定。因为寒冷而拥抱在一起的草木仿佛嘲笑着她的懦弱。

        林离不止一次幻想过,自己不顾一切现在顾安面前,毫不畏惧地问他,到底记不记得有个叫林离的小女孩。

        可她终究是没有勇气的,她害怕顾安看到当年的小女孩现在又胖又丑的样子,会转身逃跑。

        至少现在还能满怀期待,说她自欺欺人也无所谓。

        林离看到和别人谈笑风生的顾安偏偏对自己面无表情,看到英俊的顾安和班级里最漂亮的女生出双入对。

        这个冬天格外漫长,可倔强的林离依旧等待明年春天的到来。等待草长莺飞,万物复苏。

        小时候不经意的相遇,不经意的一句话。像给林离施了魔法一样,驱使着她拼命追逐,筋疲力尽,无怨无悔。

        上完最后一节自习,刚出门口的林离被隔壁班的女生围住。

        林离自知没与谁有过结,现在却有人找她麻烦,大概是因为顾安吧。

        果不其然,几个女生说出的无非是一些类似“这么胖还好意思围着顾安转”之类冷嘲热讽的话。

        当其中一个女生的巴掌朝着林离扇来时。却被一双手拦在空中。

        林离抬头,看见顾安的背影。

        顾安把林离护在身后“你们敢动她一下试试!”听不出语气的一句话,却不容置疑。

        几个女生只好悻悻地离开。

        林离不曾惧怕任何人,但此时此刻,林离感受到顾安带给她的安全感,就像十岁那年,听到顾安的那句话后,像是被赋予了无限勇气。

        很快便放了寒假,寒假意味着林离不能天天见到顾安,这让林离一整个寒假都心神不定。

        就连春节的烟花,映在林离眼里,都成了顾安的模样。

        开学的前一天,林离小心翼翼地拿出被自己藏在床底下的盒子。

        轻轻打开,拿出当年那件顾安扔给她的外套,这么多年,她一直小心守护着。

        如今,她终于决定去问问它的主人,他说过的话,可还算数?

        因为经历了春节的缘故,新学期的第一天里“谁有吃胖了”成了聊不完的话题。可大家都心照不宣地没有把这个话题和林离联系到一起。

        林离把衣服从书包里掏出来,小心地放进书桌里,等待合适的机会,还给它的主人。

        吃完午饭回班级的林离却愣在了教室门外。

        她看见顾安正拿着那件衣服,紧紧地盯着看。

        林离拼命地想在顾安脸上找到一丝异样,但自始至终都是波澜不惊的表情。

        顾安抬头,看见门外的林离。

        “哦,我见这衣服好看便拿出来看看,你是要送给小孩子的吗?”此时顾安脸上只有未经他人允许动了别人东西的谦虚。

        “对啊!”林离回答的云淡风轻,天知道内心早已波涛汹涌。

        原来早就忘记了。

        原来只有她记得。

        林离忍不住嘲笑自己,总是抓住一个人语音的承诺不肯放手,到头来肝肠寸断的是自己。

        妈妈是这样,比自己先去往更遥远的地方。

        顾安是这样,对自己承诺的家,不过是童言无忌。

        晚上林离没有早早回寝室,而是像八年前那样,穿着一件薄毛衣,蹲在路边抽泣。只是现在是温暖的春天,没有人会扔给自己一件外套。

        林离发现自己失去了一切资本的同时,发现有些东西早已深入骨髓,融进血液。例如,顾安的一切。

        她不可能全身而退了。

        这一次轮到林离不辞而别。

        轮到顾安寻找林离。

        别人会问向来漫不经心的顾安为什么会寻找那个不起眼的小胖子,他只笑笑说,他习惯了她在他身边讲笑话,只想说声谢谢,仅此而已。

        六月,本就是个闷热得让人烦躁的季节,加之高考的压力,意味着生机的虫鸣鸟叫,变成了令人抓狂的噪音。

        结束了高考最后一科老师,顾安走出考场看到大多数人的脸上是如释重负却又忐忑不安的复杂表情。与自己满脸的无所谓走着巨大的反差。

        他根本不在乎能否考个好大学,他的妈妈早已决定在他高中毕业将他送往英国留学。

        从来都没有顾安愿不愿意,对于他妈妈的决定他需要做的只有服从。

        就如同八年前,毫不知情的他被送到一所完全陌生的学校,任他怎样哭闹都无济于事。

        他现在唯一担心的事情是,那个小胖子,到底去了哪里。

        高考结束后漫长的假期里,顾安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游山玩水,而是选择独自待在爸爸妈妈不经常回来的空荡的家。

        准备午睡的顾安听到有人按门铃,小跑着下楼,开门的瞬间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在老人的脸上看不出明显的表情,只是手里拿着一个精致的盒子。

        老人说自己是林安顾的奶奶。

        老人走进房子便问顾安认不认识她的小孙女。

        顾安愣了愣,随即点头。

        老人不再看向他,只是自顾地给顾安讲述着她孙女的故事。轻声细语,像是自言自语。

        整个过程,顾安没说一句话,唯一的动作是紧咬着牙,强忍着眼泪。

        顾安甚至没有注意到老人什么时候离开,只知道老人留下了那个盒子,只听到老人离开时蹒跚的脚步声奏出悲伤的乐章。

        老人告诉顾安,她的小孙女原本是叫林离的。十八岁的林离发了疯似地要求改名字,她和林离的爷爷对待从小就没了父母的林离几乎是有求必应,就连慢慢长大的林离经常独自坐着火车去往很多陌生的城市,她们也不敢阻拦,只是叮嘱她注意安全。

        连续几年,林离奔波游走好像在寻找丢失多年的宝藏,可没有人知道她到底在找什么。直到十八岁改完名字的林离竟然安稳下来,到离家很远的一座城市读高中。她和林离的爷爷异常的欣慰。

        可半年后,林离突然退学回家不计后果的减肥。

        林离原本没有这么胖的,以前的林离有动人的脸蛋和令人羡慕的身材。

        可老天似乎并不满意林离所受的苦难,又和她开起了玩笑。

        林离十五岁那年,被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

        自那之后,林离每天吃的药比饭还多,病情得以控制,但由于药物的副作用,她变得越来越胖。就连林离照镜子时,也再看不到当年那个动人的姑娘。

        本就沉默寡言的林离变得自卑。

        退学回来后的林离把所有的药都丢进了垃圾桶,每天也支持很少的饭。任谁苦苦哀求她都无动于衷。

        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的林离却总是盯着一个盒子。

        林离日渐消瘦成原来的样子,但身体却每况愈下。

        有一天林离突然没来由的对她的爷爷说“他一定能记起我了!”。脸上是无比喜悦表情,弯弯的眼睛满是笑意。那是他们十八年从不曾在林离脸上看过的,暖阳般的笑容。

        可上天偏要惩罚林离的孤注一掷一般。

        在高考的前一天,林离心脏病发作,抢救无效。

        她终究还是离开了这个无情的世界,这个不曾待她有半点温柔的世界。

        整理林离遗物时,她和林离的爷爷发现林离生前视如珍宝的盒子上刻着与安顾名字相反的两个字。www.mp3diyari.net,便明了这便是林离那句“他一定能记起我了!”中的“他”了。

        于是四处四处打听,终于找到了他们的小孙女心心念念的顾安。

        顾安用力地抱着老人留下来的盒子,一动不动,整整一个下午。

        华灯初上,窗外刺眼的霓虹等照亮了顾安未开灯的房间。

        顾安缓缓打开盒子。

        映入眼底的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那件衣服。

        还有一封没来得及寄出的信:“顾安,你还记得我吗?不是林安顾,是林离。

        害怕你不能接受胖胖的林离,还特意改了名字,现在想来还真是个笑话。对于你来说‘林安顾’和‘林离’都没有任何意义吧。

        因为你把关于林离的一切都忘记了,也忘记了你说过要给我一个家。

        你忘的彻底。

        可我不怪你,谁又会记得小时候的无心之举呢?

        我更怪我自己,童年时的一句玩笑而已,何必死死抓住不放,追逐了这么多年,还依旧无怨无悔。

        不过任何人都不会明白,你无心的一句话,却在小小的林离心中生了根,发了芽。它支撑这我长大,在难熬的岁月里,每每想起,总能热泪盈眶。

        八年后,我再次遇到你,你觉得是偶然也无所谓。

        我清楚的记得你曾说过不喜欢我沉默悲伤的样子,所以我用尽了所有把戏让你觉得我是个快乐的人。

        可你忘记了我自始至终都是个忧伤的孩子,却把所有的明媚都给了你。

        直到后来我才发现,不只是小时候的你,长大后的你更让我着迷。你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牵动着我的情绪。

        我仿佛对你上了瘾,我对自己无能为力。

        后来我就想,既然你不记得我,那让我们重新认识也未尝不可。

        所以我决定减肥,我想在高考之后,以漂亮的样子站在你面前,对你说‘做我的好朋友’。

        就像八年前你对我说的那样。

        又或者,你见到瘦回原来模样的我,就会回忆起当年那个小女孩。”

        顾安再也忍不住,眼泪如决堤的洪水夺眶而出。蜷缩着身子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泣不成声。

        直到日出东方,才渐渐睡去。

        梦里,顾安又看到八年前那个倔强的小女孩哭泣的样子,笑眼弯弯的样子。

        怎么会忘记,从不曾忘记,也将永远铭记。

        在林离做自我介绍时,顾安便认出了她。林离记得顾安好看的眉眼,但她不曾知道,她如月牙般的眼睛也深深印在顾安的心上。

        顾安从来没有嫌弃胖胖的林离,反而觉得这样的林离好过小时候漂亮但孤寂如海洋的她。

        顾安也没有忘记当年的承诺,尽管那是太年少,但也绝不是年幼无知。他看到因为没有家而哭泣的林离是发自内心想保护她一辈子。

        长大了的顾安,理解了那句话的含义,也依旧想那么做。

        他永远不会忘记,听到自己承诺后的林离,满眼的阳光。

        奈何自己无能为力,他要听妈妈的话前去英国,一去又不知多少年,他怎感让林离再等他,八年已经够长了。

        所以顾安装作不认识林离。

        当他在林离书桌里看到那件衣服时,表面风平浪静,内心却波涛汹涌。

        当他看到林离蹲在路边哭泣时,就现在不远处的他想像小时候一样扔给她一件衣服,却始终提不起勇气。

        所有的一切林离再也没有办法知道了。

        如果不是顾安自私地认为只要绝口不提当年事就能岁月风平,也许结局就不会不一样。

        顾安没有出国留学,这一次他选择了不顾一切地反抗。

        他报了一所公安大学,毕业后成为了一名警察,当年那个小女孩完成不了的梦,他替她完成。

        如今的顾安白发苍苍却还孑然一身。

        林离追逐了顾安八年,顾安就用一生履行对她的承诺。

        林离因为顾安结束了短暂却热烈的生命。

        可她亦束缚了顾安漫长的一生。

        微信添加 weiweiqi2014 关注微奇文摘,一张图,一哲理,每天一次的心灵之旅。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链接:http://www.mp3diyari.net/62918.html
        标签:     标题:短篇小说:当年那个小女孩完成不了的梦,他替她完成
        上一篇:
        下一篇:
        一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