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s7ftq"><object id="s7ftq"></object></button>

      1. <rp id="s7ftq"><object id="s7ftq"><blockquote id="s7ftq"></blockquote></object></rp>
        <rp id="s7ftq"><acronym id="s7ftq"><input id="s7ftq"></input></acronym></rp>
        <rp id="s7ftq"><object id="s7ftq"></object></rp> <rp id="s7ftq"><object id="s7ftq"><blockquote id="s7ftq"></blockquote></object></rp>
      2. <tbody id="s7ftq"></tbody><dd id="s7ftq"></dd>

      3. <dd id="s7ftq"></dd>

        短篇小说:都是爱情惹的祸

        编辑:意空间    日期:2017-04-17       主编 QQ:172108624

        咣咣咣,一阵猛烈的敲门声。

        谁呀,这么没礼貌,放着现代化的门铃不按,咂的门山响!刘卓成心里暗自不悦。

        等一下,真是的!

        刘卓成嘟囔着放下手里的材料,转椅一转人也就弹起来,他麻利披上衬衫,透过细小的门镜向外张望。

        短篇小说:都是爱情惹的祸

        一张又红又黑的脸,被扩大了几倍,门外定格了一张滑稽的头像。

        没等刘卓成看清是谁,又一阵震耳欲聋的乱捶声。

        臭娘儿们,还不快点开门!

        走廊里公鸭一样的叫唤。刘卓成一听就知道是楼上的马局长。

        马局长大名马中平,是凌北科技局的副局长,身材魁梧,大腹便便,属于脑袋大脖子粗那个类型的。

        今天不知又和谁在哪个酒店喝得如此狼狈。

        刘卓成心里不是滋味,碍于楼上楼下住着,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忍一忍吧,人家是堂堂的科技局副局长。

        门刚裂开一道缝,身穿白色T恤的大肚子挺进门里,一股浓烈的酒气飞快飘进客厅,马局长差点跌倒在刘卓成的怀里。

        是马局长啊,才下班呀。

        刘卓成强挤出一丝笑容,伸手接住体重一百多公斤的大胖子,眼看掉下肉来的脸上,一双小三角眼眯成缝,眼神里闪动着发贼的光芒。

        喝了如此多的酒,马局长没忘了把“BOSS”皮包紧紧夹在腋下,这是当领导者的本能。

        操,凭你们几个臭小子,就能把我这堂堂的副局长整多?小样,最后我是这么清醒,你们都整到桌子底下多了吧。

        马中平哩哩啰啰说。

        马中平的眼睛瞪得杏核一样,他瞅瞅刘卓成,意识到走错门了,脸更加红了。

        马中平边说对不起,边往后撤。

        由于转身太猛,马中平连人带包滚落在地。

        刘卓成慌忙上前扶起马中平,捡起散落在楼道里的“BOSS”皮包,搀着马中平踉踉跄跄往楼上走。

        马中平又一个趔趄,差点把瘦弱的刘卓成拽倒。

        刘卓成几乎是背着超出他体重一倍的大肚子到五楼的。

        马中平的嘴一直没闲着,始终唠叨那句“小样,跟我喝,不是个。”看样子,今天的酒局充满了挑战的火药味,酒家对酒家,谁服谁呀。

        刘卓成暗想,这堂堂的机关大干部,就这德性?

        门铃响过,里面是娇滴滴的声音,含糖量极高,还带着百灵鸟的婉转。

        刘卓成的腿有点软,心头也有一种说不出的东西轻轻滑过。

        “快点,磨叽啥,是我!”马中平声音更加混横,沙哑得像敲破的锣声。

        “又跟谁喝了猫尿,回家逞能!”开门声和说话声一齐传来。

        门打开的刹那,刘卓成吓了一跳!

        里面的女人,二十多岁,刚刚洗过澡,发梢湿湿的,洁白的纱料睡衣薄得透明,两只高挺的乳房清晰可见。

        刘卓成在心里漫过的东西更加强烈,一种难以言状的青春冲动。

        刘卓成感觉额头有细细的汗珠渗出。他想逃避,不知为什么,鬼使神差地有意向女人的胸部瞄了几眼。

        刘卓成慢慢地,把目光向上移动,落到一张白暂光滑的脸蛋上。

        刘卓成为之一振,那是一张多么熟悉的脸,白里透红,俊俏得让人飘飘欲仙。

        女人的嘴角上长有一颗醒目的美人痣,除了这颗美人痣,她和自己的女友一模一样。

        世界上真有这么像的人吗?刘卓成怔了怔神,这女人不是自己的女友邵佳妮。

        刘卓成想,一定是马中平的小老婆林菲菲。

        马中平前妻没有给马中平生下一儿一女,马中平因这事时常发脾气,有时竟大打出手,这仗越打越生,夫妻之间的感情就走到了尽头,就和前妻离了婚。

        马中平是在一次偶然的酒局认识的林菲菲,很快成为女人朋友。

        林菲菲是个有心计的女人,使尽招数讨好马中平。

        人常说,男人是狩猎高手,对待女人这样的猎物会轻松拿下。当女人成为猎手,套住男人不用任何诱饵,不费吹灰之力。林菲菲就是这样的女猎手,像捉一只温顺的绵羊,将马中平握在自己的手心里。

        林菲菲冲的不是马中平又高又胖的身材,也不是她大两旬的年纪,她认为马中平最有男人味,他有比自己大两级的副处级地位,还有比平常百姓大两倍的楼房。

        无穷的诱惑力,吸引一朵正在怒放的鲜花,插在又粗又肥的牛粪上。

        是楼下的小刘吧?谢谢你啊。

        林菲菲甜甜地笑,露出一排整齐亮白的芝麻牙。她的眼神有一种穿透力,刺得刘卓成六神无主,感叹真是个睡美人!

        刘卓成做梦似的从五楼挪到自己的房间。房间很简单,一套家具都没有。房子是临时租用的,那张能睡开两人的床,摆放着一套行李。

        刘卓成感到空旷,一丝冷意迅速袭击他,他清醒地回到寂寞难奈的现实中。

        刘卓成想起往事,想起他处了四年的女友。

        为了一份承诺,刘卓成重点大学毕业后,放弃留在省城工作的机会,毅然追她的女友来到凌北市,这个让他历尽千辛万苦拼搏的辽西小城。

        刘卓成的执着,让邵佳妮感动,女友温柔的情话时时撩拨着他青春的心扉。

        刘卓成没直接打电话给邵佳妮,拿手机发个短信,全是爱你爱到骨头里的甜言蜜语,落款是爱你的成。

        刘卓成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薄纱睡衣里的坚挺,柔光顺滑的脸蛋,在眼前晃来晃去。

        刘卓成想起林菲菲,把她想成了爱他的佳妮,胸口一阵剧烈地跳。

        刘卓成急急忙忙扒口饭,换上红色半袖,穿上浅蓝色牛仔裤,看上去十分帅气,青春的眼神充满睿智,架在鼻梁上的高度近视镜,增添几分学者风度。

        望着镜子里潇洒帅气的自己,刘卓成淡定地笑了笑,那双藏在镜片后的大眼睛流露出自信,一种职场力压群雄的气魄。

        刘卓成重复演绎了几次,他把所有的经验拖出,想在今天招聘会上发挥到极致。

        为了这份工作,刘卓成奋斗了几十个昼夜,分分秒秒都留下拼搏的印迹。

        刘卓成把经济类的材料背得滚瓜乱熟,《能力测试》已做了成千上万遍,申论的模拟题堆成了小山。www.mp3diyari.net,如此努力付出,笔试才杀进第四名,而这个职位仅要一人!今天的竞聘演讲显得尤为重要。谁都不敢怠慢,残酷的关卡会淘汰更多的选手,这是时代的声音。

        刘卓成看了看手机,时间快到了,便匆忙下楼。刚走下一层,就遇上了三楼的胖姐。住了这么长时间,经常见面打个招呼,他只知道她是个又矮又胖又泼辣的女人,只身一人住着。

        和胖姐相依为命的就是一只狗,一只雪白雪白的小哈巴狗。这只小狗人见人爱,大大的耳朵,圆圆的眼睛,黑黑的鼻头,遇到熟人都会亲昵地汪汪几声。

        今天的小狗,却冲刘卓成猛劲地叫,像是有点怕生。

        胖姐看着刘卓成,嘴唇向上一翘,拘谨地笑,笑得比哭还难看。

        刘卓成向她点点头,笑了笑。看着胖姐厚厚的嘴唇,像两片蠕动的蛆虫,刘卓成一阵恶心。

        胖姐尖声尖气地,“吧吧(爸爸),吧吧(爸爸)”叫着。刘卓成吓得不轻,环视一下四周,没有人,胖姐正在对着她的那只小哈巴狗喊着爸爸。

        刘卓成心里堵得慌,心想,胖姐一定是个孤儿,从小缺少父爱吧。

        下楼后,刘卓成一直在捉摸与今天招聘演讲毫无关联的话题。现今的人都咋地啦,对一只心爱的宠物,比自己父母还要亲上几倍。

        还不到八点,凌北市人民大会堂内已座无虚席。一条巨大的横幅赫然写着:“凌北市人才招聘会演讲现场”几个镏金大字。

        黑压压的人群,比毕业时在省城人才招聘会的人少不了多少。他的内心莫名地发出感慨,就业难啊。

        参加今天竞聘演讲的有三百多人,他竞争对手是冲进决赛的四名选手,今天要留下两名,进入下次的面试和考核。最后确定一人,这和公务员考试相差无几。

        刘卓成的大脑飞速旋转,心里也略加紧张起来。这可是几十个日夜的辛苦啊,这种艰辛,别人是无法想的。

        刘卓成用上了大学毕业论文的观点,把最精彩的部分熟记在心。他必须在这次招聘中胜出,找到他最喜爱的市场营销工作,为了完成那份承诺,他一生都为之誓守的诺言。

        刘卓成的背后就有了那双水灵灵的期待,祝福的语言汇成一条河,奔腾不息。

        刘卓成顿时鼓起勇气,自信地正了正眼镜,他心里的丝丝渴望,摇着诱惑的味道,越升越高。

        每人限时三分钟,演讲人站在台上,如过眼云烟,大都随风而去,留给评委和观众的,是一张张陌生的,或喜或悲、或潇洒飘逸或紧张局促的面孔。

        时间,像一张网,所有的参选者像一条条未长大的鱼,漏掉很多。

        下午六点,评委在公布成绩。

        参赛者大都伸长脖子,竖起耳朵仔细地听,活像彩票站前守候大奖的彩民。

        刘卓成坐在最后一排,索性站了起来,他把眼镜摘下戴上,然后又摘下戴上,空调温度很低,他仍渗出细细的汗珠。

        微信添加 weiweiqi2014 关注微奇文摘,一张图,一哲理,每天一次的心灵之旅。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链接:http://www.mp3diyari.net/62520.html
        标签:     标题:短篇小说:都是爱情惹的祸
        上一篇:
        下一篇:
        一分彩